第 1 次更新 2019-03-08 10:37:39
编辑来信
乐博睿

我们被迫成为女性主义者。 无论天赋与能力如何,社会文化都一再要求我们在体能、情感与智力方面做出让步,毫无怨言地完成额外工作,将功劳让给其他人。我们成为女性主义者,因为无法认同这样的价值观,不认为“女性”就应该低调行事。


我们成为女性主义者,因为相信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充分发挥自身潜力的机会,这在当今社会实属天方夜谭。性别歧视无处不在:压迫女性,要求她们结束有偿工作之后立刻投身于家务 ; 压迫男性,限制他们对子女流露爱意 ; 也压迫跨性别与同性恋人群,将这类人群的存在从人口普查表上抹去。


我们成为女性主义者,相信社会文化可以提供助力,着手消弭性别歧视带来的损害。然而如果文化环境和消费理念都深受性别观念的影响,想要达到这一目的就会困难重重。文学界有一句老话—关于男性的书籍属于“人文” 分类,而关于女性的书籍则属于“女性” 分类。


角色扮演游戏界也是如此,以五名男性为主角的故事—不管内容如何—都可以被贴上“精彩游戏” 的标签,而侧重女性经历的故事则会被贴上“女性游戏” 的标签。我们想要扩展“精彩游

戏”的定义范围,使其囊括以女性亲身经历为题材的作品。《女性主义》应该被归类于模拟游戏,而非女性游戏,因为女性并不是独立于人类之外的存在。我们出版这本游戏合集的目的是增强女权之声,并为那些带有鲜明女权风格的游戏创造生存空间。


我们的设计师拥有取之不竭的灵感来源,这个无视女性能力与权益、推崇不平等两性关系的社会就是最好的素材。本书突出表现了两性权力关系的各个不同侧面,有情景喜剧,也有高雅悲剧。


我们提倡广义、多元的女性主义,不局限于性别与资历,欢迎所有设计师携作品加入。我们邀请每位设计师选择一个自己看重的女权角度,以此为题材撰写一篇游戏,并尝试帮助他们表述自己的看法,而不是筛选符合我们期许的作品。本书聚集了三十余位游戏设计师的作品,从不同方面体现了诸位作者各不相同的女性主义观点。


著名女性主义者贝尔·胡克斯曾经写到:“女权与每个人休戚相关。”我们希望性别不同、观念各异的所有玩家都能不受限制地参与这些游戏—只需要数名参与者、少量准备工作(或道具)

和一小时(甚至更短)的时间。这些游戏题材广泛,风格各异,包括“阴户”一词的有趣设想和女性在工作场合的情景戏剧,也有关于强奸与家暴的沉重话题。我们希望这些游戏能在诸位玩家所在的社区引起广泛讨论,激发大家创作自己的女性主义作品。


安娜、美莎和莉齐

赞一下

2 条评论

表情 图片
发表
分享
客服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