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3 次更新 2021-10-28 19:40:16
蔷薇骑士团背景 (中)
Limbo Miniatures

蔷薇骑士团 第四团团长

艾尔雅(力量之瓣)

elya 2.jpg

艾尔雅倒在血泊中,眼睁睁看着骑士姐妹们被突然出现的嗜血狂战士屠杀。戴尔芬在敌群中搏杀,开辟道路向她靠近……她深知不能让戴尔芬独自战斗,但没有能再起身的力气了。

你渴求力量吗?一个声音在脑海中低语。她还是动弹不得。但魔群的包围越来越紧,戴尔芬就要死了。

“你要为力量献出什么?”那声音很有力,震得灵魂一阵颤动。

“我愿意做任何事!”她不假思索地回答了那个声音。脑海出现了一片幻象。她看到一个孤独的女人在与一群恶魔搏斗,脸上挂着微笑。女人转身对她说:“我们一起去救你的姐妹,但我的力量是有代价的。”女人走近艾尔雅,递给她一把剑,“走吧,让他们瞧瞧我们的厉害。”

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幸存的骑士们在复述时出现了不同的版本。有人看到,艾尔雅行动的样子就像被操控了身体,力量远超骑士的范畴。另一些人看到有一个灵魂在她身旁,带着她挥剑。

艾尔雅为力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她的身体不再只属于她自己了。命运无常,艾尔雅现在和骑士团的创始人伊芙琳分享同一个躯体。然而大多数人都无法分辨究竟哪个灵魂在操控艾尔雅,甚至不知道一具躯体里有两个独立的灵魂。戴尔芬却总是能辨别出来。“生命之瓣“萨曼莎也注意到了回归的伊芙琳,她提议将艾尔雅晋升为”力量之瓣“,以便更好地监视伊芙琳。萨曼莎对伊芙琳归来的目的仍存有疑虑。

 

蔷薇骑士团 第五团团长

克瑞斯拉(美德之瓣)

krisla.jpg作为一名蔷薇棘刺的女儿,克瑞斯拉知道自己需要努力追求完美。她一刻不闲地训练,学习,直到把精力和脑力全都耗尽。但不管她怎么努力,却总是换不来母亲的青睐。

她把一切都献给了骑士团。母亲在一次任务中失踪后,她知道自己必须在人前表现得更加强硬。无论多么大的悲伤和愤恨,她还是继续投身骑士团的事业之中。

多年后,克瑞斯拉获得了“美德之瓣”的头衔。她的无私和奉献得到了回报。但这是一场空虚的成就,她反思这些年来为获得力量和地位而牺牲的东西,想起了那些不能在身边分享喜悦的人。

克瑞斯拉又回到了往常的状态,但她的部下无人不为她感到惋惜。她一人独处,拒绝任何浪漫和享受,在她眼里这只会拖累自己。部下们知道她一定很孤独。但是没人有勇气帮助她。

一天,克瑞斯拉接到了报案,普里奥斯镇中心出现一名发狂的蔷薇骑士。她知道这场骚乱是给骑士团脸上抹黑,便亲自前去处理。发狂的女人很脏,身上穿着破旧的盔甲。但有一样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——一只镶着金玫瑰的小护腕。

这只护腕是在母亲失踪前,她送给母亲的礼物,这是她最后一次试图赢得母爱。克瑞斯拉内心升起一股怒火,有人戴着那件礼物,很明显是母亲把它一般物件送人了。她拔剑冲了过去。

那个女人转头看向了她。目光交错的一瞬间,克丽丝拉停了下来。她能从那个女人的眼睛看出她的痛苦……但为什么她不说出来……那双眼睛和她一样。

愤怒烟消云散。这个内心破碎的女人击垮了克瑞斯拉压制悲伤的防线。她丢下武器,不管有多脏,克瑞斯拉都不在乎,温柔地抱住了她。女人紧张的情绪慢慢放松,克瑞斯拉也感到对方的双臂环抱着她

她后来从莱斯托丽娅那得知了母亲的结局,还有她母亲的牺牲。为了理解母亲选择莱斯托丽娅的缘由,克瑞斯拉决定把她接纳为家人。但随时间推移,克瑞斯拉也开始把她当亲妹妹照顾。某种残酷的命运之后,她母亲的血液在这个女人体内流淌,莱斯托丽娅像是她母亲会喜欢的那种女儿。克瑞斯拉发誓要比她母亲做得更好,并对困境中的人们绝不吝惜帮助。

就在这一刻,克瑞斯拉真正成为了 “美德之瓣”。

 

蔷薇骑士团 第六团团长

艾利西娅(美丽之瓣)

alicia 2.jpg

美丽,是蔷薇骑士们一个众所周知的特点。许多人不由自主地拜倒在蔷薇骑士的美丽之下,但只要她们还在骑士团服役,那结婚就是不被允许的。因此,许多玫瑰骑士一生未找到伴侣,自然也没有生育后代。

为了振奋姐妹们的精神,艾丽西亚设计了各种各样的小饰品,让蔷薇骑士们在战斗中也能展现自己的美丽。虽然她不是最强的花瓣,但以她超高的智力,可以分析整片战场。在她的美丽背后隐藏着一种竞争精神,她乐于接受挑战。

她提高士气的才能为她赢得了“美丽之瓣”的头衔。艾利西娅非常看重它。

她的一些滑稽举动经常让姐妹们困扰,当你看到她在城堡里闲逛时,她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。


来源自项目

灵薄:永恒之战 1.5

赞一下

2 条评论

图片
发表
分享
客服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