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2 次更新 2021-10-27 21:06:31
蔷薇骑士团背景 (上)
Limbo Miniatures

领导:10名花瓣团长

等级:新兵,骑士,蔷薇之刺,花瓣

大本营:普里奥斯

 

起源故事:

骑士团的创立者伊芙琳是普里奥斯村的孤儿。被当地教会养大,她自觉分担起了村中杂活儿。日复一日的劳动为她赢得了踏实可靠的好名声。伊芙琳慢慢长大,她的外貌也越发动人。一年冬天,伊芙琳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。

一头离群的恶魔闯入村庄,开始肆意地屠杀。村里的男人竭尽全力围攻这头畜生,但很快就丢下武器逃命去了。伊芙琳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哭声,她向着声音的来源跑去,看到神父正试图用神圣力量来保护一群妇女和儿童,却命丧魔爪。见此景象,怒不可遏的伊芙琳拿起武器冲向恶魔。

战斗的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,恶魔被消灭,但她也破了相。脸上的长疤标志着这场战斗的胜利。重建工作逐步展开,伊芙琳暗自发誓保护村子不再遭此劫难。她在普里奥斯组建了新的队伍,以抵御恶魔并保护弱者。这支叫做蔷薇骑士团的部队启发了后来阿斯兰王国女性赋权,并激励一代又一代的女子以前人未曾设想的方式贡献力量。起初,阿斯兰国王认为这只是一场闹剧。但在普里奥斯郊外的一场遭遇战中,蔷薇骑士团打下了仅凭50名骑士消灭200头恶魔的卓越战绩,再加上边缘村庄男丁征兵数量不足,阿斯兰国王最终召见了伊芙琳和她的蔷薇们,并正式授予她们骑士头衔。有了王室的支持,蔷薇骑士团的队伍日益壮大。

在多年后的今天,她们仍以高水准向奠基人伊芙琳致敬,与虎贲军共同筑起阿斯兰对抗恶魔的防线。经年的发展后,蔷薇骑士团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,现在根据骑士的技能和功绩进行分级。

最低阶是幼苗。在普里奥斯登记入队的人中,最年轻的那些会被分到幼苗,由骑士团接引并训练。在服役期间,她们必须从骑士侍从做起,跟随一名骑士姐妹学习战斗和恶魔的知识。

幼苗之上是蔷薇骑士,骑士团授衔姐妹的中等阶级。这支部队在骑士团中占比最大,几乎每处战场都能看到她们活跃的身影。蔷薇骑士们对恶魔的策略和特殊技巧使其成为不可或缺的战力。

蔷薇棘刺是骑士团中的精锐力量,专门负责俘虏恶魔,以研究新的作战方法。她们是战果累累的老兵,值得信赖的战士。

 

蔷薇骑士团 第二团团长 玛芮塔(恐惧之瓣)

玛芮塔.jpg

想要掌控恐惧,你必须先体验它。

玛芮塔起初是教会的仆从。怀着坚定的信仰,玛芮塔奋然投身对抗感染和疫病的苦战。她照料病患,救死扶伤,人们一度以为她是上天派来的使者。

恶魔来袭时,一切都变了。伤员大量增加,恶魔的腐化接踵而至……教堂的兄弟姐妹们并未意料到恶魔的腐化已蔓延至建筑内的所有人。直到寻访的牧师察觉到了恶魔的气息,迅速地封锁了教堂。

伤员病患众多,教会人手明显不足,但牧师禁止所有人靠近这栋建筑。

几天过去了,由于缺乏药品,死者越来越多。玛芮塔尽力稳定心神,但绝望正在慢慢地侵蚀着她。

一周后,一名病患溺死在井中。腐烂的尸体污染了生活用水,食物也因恶魔的腐化开始腐烂。玛芮塔还注意到有些人发生了轻微的转变。他们的眼窝凹陷得更厉害,骨头好像比常人更加突出。但似乎教会的同事们没注意到这些。

疯狂起于封锁的第九天。

腐化转变了他们的神智。玛芮塔注意到越来越多的落在身上的目光。一双双凹陷的眼睛成了心头的阴影,她尽最大的努力对抗绝望,以求保住一线希望。突然,一只手从背后抓住了她。那个瘦削的男人再次靠近时,她吓得跳了起来。空洞的眼神看不到一点神智。他跳到玛芮塔身上,两人扭打作一团。她拼命地伸手想拿点什么把他弄走,这时手边正有一件物品。她抓起那东西,挥到发狂的男人头上。

手术刀深深地扎进了那人的脑袋,尸体倒在玛芮塔的身旁。

她颤抖着环顾四周。人群开始靠近,无数双凹陷的眼睛死盯着她,玛芮塔陷入恐惧。周围的目光刺穿了灵魂,破坏了内心最后的防线,她晕了过去。

转天,在村民的请求下,一队蔷薇骑士抵达附近,她们为教堂的事情而来。骑士们小心翼翼地推开大门。死亡的气息让人神经紧绷。她们移开死尸,走过血泊,听到了一个声音。

在远处的房间里,玛芮塔浑身是血,怀里抱着一具孩子的尸体。姐妹们将她控制住,把她拷走,以便审问。

多天后,等玛芮塔恢复些精神,骑士们向附近的一名棘刺传了信。那名棘刺走近玛芮塔,她反复絮叨着恶魔和怪物。教堂里实际上没有怪物。腐化确实存在,但只有玛芮塔手指的伤口在和垂死的病患接触时受到了感染。

她试图留住希望,这是向教会其他成员掩饰感染的唯一方法。当一名教会兄弟把他的手放在她肩膀上时,“啪”的一声,希望破碎。失控的玛芮塔屠杀了教堂里所有幸存者。

为了掩盖错误,教会瞒报了玛芮塔这次事件的全部内容。骑士团给了玛芮塔两个选择。加入她们,在骑士团的管控和研究下生活;否则,就是死路一条。

自此,玛芮塔开始了在骑士团孤独的生活。玛芮塔与恶魔战斗,恶魔的影响增强了她的力量,让他足以杀死了旁人难以应付的恶魔,但愧于犯下的罪恶,她始终不愿加入花瓣。

唯二敢接近她的是当时年纪不大的双胞胎花瓣莉莉和派翠西亚。她们并不害怕玛芮塔,等骑士团无法控制她的暴戾时,会由姐妹俩接手并指引她。

即便她尽量避人耳目,但周遭的传言还是给了她“恐惧之瓣”的名号。

她是唯一没有骑士头衔的花瓣,但她经常和双胞胎一起执行其他花瓣不愿接手的任务。

 

蔷薇骑士团 第三团团长莱斯托丽娅(牺牲之瓣)

莱斯托丽娅.jpg

常有高尚者为他人牺牲一切的故事。这是名叫莱斯托丽娅的蔷薇团长的真实故事。

蔷薇骑士们意识到自己被困在虚空中。恶魔的魔法将她们送到了陌生的地方。队伍中几名命运之力的敏感者也无计可施。姐妹们不久便遭遇野兽袭击,只得躲入一个小山洞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随行的干粮也见底了。饥饿笼罩着姐妹们,她们达成协议,即便自己的花瓣注定枯萎,也要合力供一朵绽放。

她们选择拯救莱斯托丽娅。队伍中最年轻的蔷薇骑士,也是最虚弱的一个,因此在姐妹们做出决定前,她早就陷入昏迷。

第一个姐妹,一名棘刺,先一步上前靠近了莱斯托丽娅。她果断地抽出小刀,深深割破手腕。鲜血流出,她调整角度好让血液流入莱斯托丽娅的嘴里。陷入昏迷的身体对水分做出反应,紧紧抓住了流血的手臂。在昏迷的骑士吸吮水分时,其他的姐妹也做好了准备。

第一名姐妹的生命耗尽了,她倒了下去……

在莱斯托丽娅醒来时,周遭是一片可怕的景象。姐妹的尸体在血泊中簇拥着她,她止不住地哭泣。

姐妹们在堆起的装备上为她留了字条:

“我们多希望能亲口为把你抛弃道歉。我们的牺牲将延续你的生命。我们的遗愿是盼望你生还。”

莱斯托丽娅环顾四周,注意到装备旁边摆着几个水壶。她抓起一个,里面装着液体。她尝了尝……那是血。

怀着深沉的惋惜,雷多莉亚背起所有的装备,包括醒来时紧握的护腕,开始在洞穴外面探索。面对那些折磨她们的生物。

几年后,她找到了另一个开口,从虚空逃了出来。

当她回到熟悉的世界时时,情况已大不相同。困在虚空中时,她强忍悲痛喝下姐妹们的血,吃掉旅途中遇到的野兽。现在的她脱胎换骨,不再是曾经最瘦弱的骑士了。她已蜕变为坚毅的战士。

她回到普里奥斯的家中,但早已被宣布死亡。她孑然一身,情绪失控,狂躁暴怒。是克瑞斯拉将她拉回到现实。在她精神失常时,克瑞斯拉来到了报案说有疯女人闹事的村子。克瑞斯拉找到了闹事者,发现她穿着母亲麾下失踪部队的盔甲。她感受到了疯女人声音中的愤怒……同时也充斥着痛苦。她并没伤害她,而是走近给了她一个拥抱。

这个拥抱把残破的莱斯托丽娅带回了现实世界。姐妹们的牺牲没有白费。

人们惊叹,虚空中归来的莱斯托丽娅获得了非凡的力量。她与怪物搏斗的能力赋予了她一种旁人难以捉摸的特质。她的经历和旅程为她赢得了“牺牲之瓣”的头衔。

她践行着:

牺牲,直到一无所有,甚至献出生命。为姐妹牺牲。为荣誉而牺牲。为未来而牺牲。


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些背景小故事,我们明天再见!

来源自项目

灵薄:永恒之战 1.5

赞一下

10 条评论

图片
发表
分享
客服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