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那一只山雀
桥南茶馆
· 发表于 2018-12-06 22:57:35

那一只山雀

题记:在摩点上看到一个鸟类保护的项目,“球球啾”,想到童年的乡村生活……

我的老家坐落在一个山坳坳里,一个典型的南方林间小山村。我童年里绝大部分与自然的交集都积攒于此,尤其使我不能忘怀的,就是那一只山雀。

我不知道它的名字,且呼它山雀罢。

我算是半个山里长大的孩子,山林间的事物我也知道不少。夏天到林子里采采覆盆子,秋天逃了农忙在田里设法捉肥硕的田鼠,冬天趁着蛇虫退避在林里肆无忌惮的找冬笋,打土窑子,到春天只得离了林子,牵着牛在山坡上放放风。也正是那个春天,我遇见了它。

它的叫声很独特,是我没有听过的。

每年的初春,趁着学校还没开学,我父母就会携着我回一趟老家去。因此,每年初春的清晨,我都是在嘤嘤鸟语中苏醒。我听过布谷,百灵还有黄雀,夜晚听过猫头鹰,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的鸟,但听声音我却能清晰辨认出来。而那一年的春天,那样的鸟鸣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。

我翻下床,拾起衣服往身上套,初春的清晨还是透着些许寒意。我循着声音,蹑手蹑脚地绕出房子,做早饭的阿婆呼我一声我都没应。我绕到屋后,出了院子,沿着山径走了十余步,在一颗叶榕树下我停下脚步,抬头上望,终于,在向东的一根枝条上,我看到一只身披亮黑的羽毛,尾羽稍长,短喙的鸟儿立在枝头鸣叫,那声音正是我没有听过的。这时我身后传来一阵脚步,我没来得及回头,一阵掌风袭来落在我的头顶。

“你小子能耐了啊。阿婆叫你你都敢不应,大清早起来就跑这后少来干什么?”

我捂着头回道:“知道了爸,你小点声,你看看那是什么鸟?”我手指朝着它指去。也许是因为树下的动静,它停止了它的叫声。爸爸端详了下便敷衍的说是乌鸦。我见过乌鸦,它虽然很像,但绝对不是,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叫声,还有,我从它的身上感觉到的灵性。

接下来的两三天,它的叫声会随着鸟儿的合唱一起响起,但那声音在我耳里却显得那么出众。忽然,它的声音变得更响亮了,我激动的翻下床,慢慢推开窗户,它正落在房檐!阳光打在它的身上,那身黑色的羽毛竟显出高贵的紫色。原来那才是它真正的颜色!头顶上有一小撮羽毛微微翘起,不知是翻找食物的缘故还是它原本的模样。

之后,每天晚上我都会去堆谷子的小房间偷上一抓,在第二天的清晨撒在后院。我想看到它高高在上然后飞下的动人景致,想看它啄食稻谷的场景。但它似乎格外的怕人,除了那天破天荒的落在我家的房檐,就再也没有让我看见,只得循着它的声音,感受它的存在。院里只有那些羽毛包着胆子的滚蛋小麻雀在欢快的吃着谷,赶了两次,却赶也赶不走。我就像着了魔,或者是中了它的魔法,把我的心和思维牢牢地绑在它的身上。

可惜,直到我离开老家的时候也不得再见它一面。

之后的春天,只要我回到老家,就能在它的鸣叫声中醒来。这种惬事成了常事。

我上了初中,再也没有时间回到乡下。我早已委托阿婆帮我留意那只山雀,但是她说自从村里贯通了一条水泥路后,它的声音就消失了,还有其他的一些鸟儿也一起不见了。只有那些烦人的麻雀,叽叽喳喳吵着睡觉的人,那些秋天里食谷子的强盗。

真的,我再也没有在初春的季节回过老家,只有在蚊子漫天的盛夏和寒意凛冽的隆冬。那个能给我带来浪漫和惬意的乡村,之后留给我的只剩下燥热和凄凉。

真心希望有人能再见到那一只山雀,哦不,我希望它不要被任何人见到,只听到它的声音,就足够了。

(榴莲)


赞一下

2 条评论

表情 图片
发表
分享
客服
TOP